4P后的精采生活—


4P后的精采生活—,11、你明白,人的一生,既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好,也不是那么坏。——莫泊桑  9. 越伟大、越有独创精神的人越喜欢孤独。——赫胥黎

  總統套房內,燈光被調成暖昧昏暗的桔黃色,諾大的席夢思床上,兩個全身

赤裸的少女乖巧的依偎在我的胸膛,房間內出奇的靜,從浴室清洗完出來后,三

個人就這樣靜靜的躺著都沒說話,似乎還在回味剛才在浴室里那令人心潮澎湃的

激情一幕。

  點了一支煙,我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輕輕吐出,看著袅袅白煙在空氣中打著

圈,翻著滾,最后慢慢消散。我的心中突然異想天開的希望此時此刻,時光能就

此停留,整個世界就只有我們三人。甚至很想抛棄一切,找個只有我們三人的世

外桃源,不用去處心積慮的應付官場的勾心斗角,不再留戀塵世間的喧囂浮華,

只要我們能一直這樣在一起,無所顧忌的做愛,暢心所欲的歡好。

  看著我盯著煙霧怔怔出神,徐玲輕輕對我說:「阿哥,在想什麽呢?」看著

徐玲那張天真的娃娃臉,我愛憐捧起她的臉,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笑道:「我

在想,剛才不知道是誰大聲叫嚷著說要尿尿了。」

  被我一說,徐玲隨即輕拍了下我的胸口,羞惱的說:「大色狼,就知道想些

色色的事情來笑人家,還不是你和沈雁,弄得人家說出那樣羞人的話。」

  邊上的沈雁陪著我一起調戲她:「我弄你?不知是誰剛才摟著我的頸子死命

的親我的嘴,最后還抓著我的胸不放。」

  「就是你,死小雁,親我的胸胸,揉我的屁屁,還親我的嘴,把舌頭都伸進

來了,呸、呸,惡心死了。」說完還誇張的將嘴用手擦了又擦。

  看著羞惱的徐玲,我和沈雁哈哈大笑,我將徐玲一把摟住,將唇印上了她性

感的小嘴,舌頭撬開她的皓齒,和她的嫩舌纏繞在一起。徐玲「嗡咛」一聲,將

膩人滑嫩的身體緊緊的貼住我的身體,從鼻中里發出的「哦、哦」聲顯得分外動

聽。

  看著赤條條糾纏在一起的我們,欲求不滿的沈雁,將身體移到我的下身,一

口將我處于休整狀態的的陰莖含在嘴里。疲軟的家夥整條被她那濕潤靈活的小嘴

含住、攪拌,那酥麻入骨的快感與勃起時被口交的感覺大相徑庭,不消片刻,小

弟弟就在沈雁的口中,一寸寸的變長變粗,只至她的小嘴再也含吐不住。

  沈雁將下巴頂在我的腿根處,修長纖細的小手套弄著莖身輕輕搖動,水汪汪

的大眼睛緊緊盯著我的小弟弟,輕聲道:「阿哥的小弟弟長得真帥,我以前看到

過的雞雞,都長得醜死了,看著有點惡心,可是阿哥的這根,卻光滑細致,紅潤

發亮,握在手里熱呼呼的,聞起來還有談談的沫浴露的香味。」

  依在我懷里的徐玲聽到沈雁如此一說,也轉過頭躺在我胸口看著我勃起的陰

莖怔怔出神,似乎也和她經曆過的陰莖作比較。我被這兩個小丫頭搞得不由啞然

一笑,道:「傻丫頭,沒聽說過小雞雞還有長得帥不帥的」

  對上沈雁期待的眼神,我也很想立即將其就地正法,讓她徹底的臣服在我的

淫棍之下。但感覺自己有點力不從心,胸中靈光一閃,對正在親吻我乳頭的徐玲

輕聲說:「剛才小雁把你親的那麽舒服,我們要不要一起讓她也舒服下?」

  天真無邪的徐玲聽我這麽一說,竟露出難得的狡黠神情,用力的點了點頭。

  我倆擡起身,將正在幫我口交的徐玲一把拖起來壓在床上。

  我和徐玲也不理會沈雁尖叫和掙扎,配合默契的將小椒乳握在手中,一口一

邊將她兩只細小如米粒大小的乳頭連同乳蒂一起含在嘴里,吸吮挑撥間,沈雁身

子一軟,再也無力反抗,尖叫聲也隨之變成了膩人的呻吟。隨著我的舌頭一路向

下,徐玲將我空出的一邊乳房一把握住,將兩個乳頭細細的交替舔吸。

  當我雙掌按著沈雁滑膩的大腿根部時,才發現她兩條腿都汗漿漿的,濕潤無

比,輕輕將她夾緊的雙腿緩緩分開,沈雁那嬌潤欲滴的動人花瓣隨之微開,露出

一抹豔紅色的鮮美嫩肉。

  用手指將頂端茂盛的水草地撫開,撥開淡粉色陰蒂包皮,一顆如蚌珠般晶瑩

剔透的蛤珠就這樣澀澀的挺立在我的眼底,輕輕用手指一按,從肉縫里泌出點點

透明的珠液,沾得小蛤珠閃閃發亮,沈雁的身體開始輕輕顫抖起來。

  我的指尖若有似無的在她的陰唇附近輕輕搔刮,從陰蒂、小陰唇、會陰,一

路撫上菊門。沈雁似乎極爲受用,竟然動情的一把抱住正在吸吮她乳頭的徐玲,

頭一擡,如溺水的人兒般,一口吻住了徐玲的小嘴,小舌頭伸進徐玲的小嘴,貪

婪吸吮著她的津液。徐玲也並沒有她剛才所說的討厭沈雁的吻,反而配合著摟住

沈雁的削瘦的香肩,與她動情的擁吻,兩只豐滿的乳房更是肉緊的貼著對方的椒

乳,來回磨蹭。

  我一邊看著兩個女孩精采的表現,一邊繼續挑逗著沈雁嬌嫩的下體。左手指

從細小洞口周圍沾了些淫水,劃著圓圈抹在了她的肛菊。右手拇指則摁著陰蒂牙

兒一陣輕揉,雙重攻擊下,沈雁的淫水直流,混著腿根、小腹的密汗,身下被單

已然濕了一大片。

  此時沈雁離開徐玲的小嘴,下颔昂起,閉目咬牙,呼吸忽然變得異常急促,

嬌軀不停的扭動著呻吟道:「唔、唔,阿哥,別揉了,好……好酸……好……好

熱!好……好難受……嗚嗚……」

  我正忘情欣賞沈雁玉足緊繃、修長的小腿向前踢直的美態,忽覺指尖一陣異

樣,只見嫩紅小巧的肛菊一吸一吸的收縮著,蓦地一聲嬌呼,微微張開的鮮紅細

縫中,突然噴出大把透明的汁水,連噴幾注,濺得半條右臂滿是水珠,右掌更是

首當其沖,濕淋淋的簡直像從水缸里撈起來似的。這丫頭竟然潮吹了??

  我不由的輕呼出聲,擡眼望向沈雁,只見她胸脯劇烈起伏,雙頰豔紅如霞,

張著紅彤彤的小嘴不住嬌喘,失神的雙眼一片水霧迷蒙,雪白的鼻尖、脖頸上布

滿細細的薄汗,說不出的晶瑩可愛。

  徐玲見我輕呼出聲,轉過雪白豐腴的身體,爬將過來,湊近沈雁的下體,只

見我按住徐玲陰唇的手掌濕淋淋的全是水,床下的被單也濕了一片,那水兒還帶

著一股果酸似的淡淡腥味,不由捉狹道:「小雁不知羞,這麽大人竟還尿床。」

  看著一向風格大膽的沈雁竟然羞的雙手掩面,大腿輕輕顫抖,我不由的玩心

大起,環笑著湊近徐玲的耳畔輕聲道:「小玲,我們一起親小雁的小妹妹,讓她

舒服得以后不敢再欺付你。」話音剛落,我就將頭一低,出舌頭就開始在沈雁汁

水漣漣鮮的蚌口和菊蕾間來回舔弄。

  徐玲撅著小屁股怔怔的見我爲沈雁口交,正猶豫間,被我擡手在她豐滿的臀

部用力一拍,毫無準備的她一下子被我拍倒在沈雁的胯間,性感的小嘴貼在沈雁

的陰阜間,嘴下傳來沈雁淡淡的淫水味道,眼皮底下是一根在多汁蚌縫間來回靈

巧舔弄的舌頭,長這麽大頭一回如此近距離的看到這樣淫靡的場景,情欲大動的

徐玲,再也無所顧忌的伸出鮮紅的小舌頭,舌尖在那顆勃起得如櫻桃般大小的陰

蒂上輕點,隨后配合著我,用整個舌面在陰蒂和尿道口之間來回掃動。

  饒似性經曆豐富的沈雁,也從未經曆過兩根舌頭的同時服伺,菊蕾、穴口、

尿道口、陰蒂同時被攻陷,令她情不自禁的大聲尖叫起來,軟弱的雙手死命抓著

被單,纖細的腰身如拉滿半月的弦弓般曲起,眨眼間,如離水的魚嘴般張合的的

蚌口,噴出一股精水,透明滑膩的汁液將正在爲她口交的我和徐玲沾的滿臉都是,

那淡淡的酸味卻不同于前,這次是正正真真的傳說中的女體噴精,沈雁高潮了。

  沈雁連話都說不出來,就這麽半厥過去,癱倒在床上的她只能緊閉雙眼大口

大口的喘息,享受著高潮的余韻。

  下定決定征服這小淫娃的我,沒有給她更多喘息的余地,曲膝跪坐在沈雁的

雙腿間,抄起她的膝彎,將那雙修長白晰的美腿屈起,滾燙的龜頭抵住玉蛤,裹

著粘膩的淫液,在徐玲睜大眼睛的注視下,狠狠的一下子插入了沈雁的陰道。我

的第二次征伐已吹響號角。

  如此近距離的看到男性陰莖插入女性陰道的徐玲,強大的視覺震憾,令她感

覺自己的下體猶如蟻鑽蛇遊。早已抛開羞澀、沈浸在三人交媾中的她,無師自通

的將頭一低,配合著我的深插淺抽,繼續吸吮沈雁的那顆晶瑩珍珠。並輕移驕軀,

將雙腿左右分開,將那早已春潮泛濫的蜜穴對準沈雁的小嘴輕輕坐下,其意不言

而喻——讓身下的沈雁幫她舒解情欲之火。

  剛剛達到高潮的沈雁,陰道隨即被粗大的陰莖填滿抽送,敏感的陰蒂又被一

根細滑的舔弄挑逗,神智不清的她,對口鼻間貼送過來的濕潤女穴,早已失去抗

拒之心,仿佛出于本能般的伸出舌頭,就著自己下體被抽插的頻率,如小狗舔食

般的吸吮著濕潤潮濕的花瓣。

  沈雁的蜜穴變的越來越濕潤,我的陰莖開始長幅距的抽動,肉縫里被擠出的

透明汁濕將我的春蛋染得如水淋過一般,一不小心,我的陰莖竟滑出蜜穴,頂在

了正在動情吸吮陰蒂的的徐玲嘴上,小丫頭此時也被沈雁那高超的口交技巧舔的

雙眼迷離,突的看到男根近在咫尺,也不顧那上面沾著濕膩的淫液,一口就將那

令之神魂顛倒的陰莖含在嘴里。

  徐玲濕潤、柔軟、溫暖的口腔加上靈活絞拌的巧舌,與沈雁的緊湊的膣道相

比,卻有別外一滋味,令我不由的雙手插入徐玲的發間,聳動腰勁快速的抽插幾

下。

  沈雁被抽插的猶如在風尖浪口,要丟非丟之間,突然感覺下然一虛,不僅如

此,那時時舔吸敏感陰蒂的舌頭也隨之不見,不由的內心焦急起來,也不顧羞臊,

嘴里急切的呻吟道「阿哥,快插我,小玲,快點幫我。」

  下體被沈雁吸吮的舒服異常的徐玲,聽到身下那膩人的求救聲,神智依然保

持一絲清明,還是念及姐妹情深,將嘴里含著的濕淋淋的陽具吐了出來,用肉呼

呼的嫩手輕輕把住,扶助陰莖,將它抵住沈雁張合著的小蚌口,只聽滋溜一聲,

碩大的莖身一下滑了進去。

  空虛的膣道又被粗大肉莖填滿的沈雁這才發出滿足的呻吟,伸出舌頭繼續將

嘴帖上徐玲的陰唇,像是報答徐玲似的,賣力的將那動情勃發的豔鮮花朵吸吮的

滋滋有聲。

  看著完全沈醉在欲海中的沈雁,我開始專心對付她,使用多年來馳騁花叢的

經驗,將陰莖抽出到直剩龜頭,帶出大片嫩牙膣肉的同時,

  只留整個龜頭停留在膣道口反複研磨,感到酥麻如骨、膣內空虛的沈雁不依

得扭動著小屁股,待到此時,我才狠狠的將粗大的莖身連根插到底。

  幾滴橫飛蜜液立即濺在了徐玲的唇邊,這丫頭看著眼皮底下那驚心動魄的性

器交媾,意亂情迷中似乎也不在意,舌頭一卷,將略帶腥味的液體卷進嘴里,舌

頭繼續吸、吮、挑、撥沈雁那已腫脹得如半截小指大小的陰蒂。

  九淺一深加上陰蒂頭被不停的被挑拔,如潮般的快感如開了閘的洪水沖擊著

沈雁,在她仰起頭一聲高吭的尖叫聲中,深埋在她膣道內的龜頭被滾燙液體澆注,

隨之而來的是那如嬰兒小手般時緊時松的擠壓,整整十幾下,這丫頭今晚的第二

次高潮來了。

  射過一次的我勇猛無比,陰莖依然堅硬如鐵,看著癱倒在床的大口半撅過去

的沈雁,欲望無法發泄的我對上了徐玲水霧迷離的雙眼,我稍一示意,這丫頭心

令神會的將身體調轉過來,趴在癱軟如泥的沈雁身上,撅起個如滿月般豐滿白皙

的俏臀,將她那如花朵般綻放的鮮嫩陰戶對著我。

  我將埋在沈雁膣道內的陰莖一抽,也顧不得欣賞那里一下子湧出白膩漿液的

美景,雙手將那豐腴的臀瓣用力掰開,龜頭抵著花蕊,用力一頂,「滋溜」一聲,

裹滿沈雁愛液的碩大莖身整根沒入了徐玲的蜜穴。我五指張開揉捏著那如發酵面

團般綿軟的豐滿臀部,如同征戰沙場的勇猛武士般,將漲到極至的碩大陰莖如密

雨般轟擊,將徐玲頂得像匹不停奔施的母馬,兩只倒挂如筍般的乳房如撥浪鼓般

前后晃動。

  軟弱如斯的她哪經得起我這般暴風驟雨般的凶狠抽插,展轉呻吟中,僅僅幾

十來下,小妮就呀的一聲,雙膝再也支撐不住,一頭軟趴在沈雁的身上。就這樣,

兩個如同從水中撈起來的蜜桃緊貼在了一起。

  而此時從高潮余韻中恢複過來的沈雁,將滿臉绯紅的徐玲一把摟住吻在一處,

兩腿大張輕扭著小屁股,四片陰唇就這樣如磨豆腐般貼在一起劃著圈,緊連的兩

個蜜穴口不停的滲出絲絲透明膩滑的漿汁。兩條細汗密布的青春胴體如蛇般在寬

大柔軟的床上不停扭動。

  如此美景看得我目瞪口呆,醒悟過來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激情澎湃,顫抖著

將漲成紫绛色的鐵棍一下插進上面徐玲的洞口,看著菊花蕾下面的穴肉,猶如橡

皮圈一樣,隨著我陰莖抽插被拉出、陷入。十來下后,我又轉戰插入到下面沈雁

的蜜穴中,而那里則是另一番景像,只看見沈雁兩片小陰唇如一只扇動翅膀的蝴

蝶,隨著我的抽插一開一合。如此交替抽插,只聽得兩個華樣年華的少女那咿呀

咿呀的淫靡呻吟響透整個總統包房。

  兩個女孩子稚嫩蜜穴被我來回抽插,再加上發漲發硬的陰蒂和好友不停摩擦,

三個人天衣無縫的配合令兩個女孩子片刻間又達到了高潮,而我也在她們如泣如

訴的高潮尖叫聲中,發出猶如困獸般的吼叫,將第二發濃蜜的精液射在了沈雁的

穴中。

  三具赤裸的身體,股腿相交,終于在激烈性愛后,疲憊的沈沈睡去。

  當清晨第一抹陽光透過窗簾的空隙照射在床上時,我被下身一陣酥麻入骨的

感覺喚醒。我擡頭一看,一具雪白的裸體跪坐在我的兩坐間,削瘦的雙肩上下輕

動,如云般的長發被初陽照得金黃金黃,一張櫻紅的小嘴正吞吐著因爲晨勃而高

高挺立的陽具。

  這不是沈雁這小妖精還能是誰?昨天經曆過多次高潮的她,竟然一大早,又

春情勃發,竟然偷偷趁我睡著了,親吻我的陰莖。

  見我醒了,小丫頭吐出濕淋淋的陰莖,用小手握著它輕輕套弄,對我輕聲俏

皮道:「阿哥,我真的好喜歡這小東西,我怕我是一輩子離不開它了。」

  聽她這樣一說,我心里暖融融的,我知道這丫頭在隱晦的說她離不開我。我

將依在我懷里正睡得香甜的徐玲輕輕抱在床邊,坐起身子,在沈雁的一聲驚呼聲

中,將她一把抱起,走進了浴室,邊走邊拍著的她小屁股,笑道:「竟然敢說它

是小東西?該罰,得讓你知道這小東西的厲害。」

  打開浴室的淋浴房,熱騰騰的清水淋在我們身上,小丫頭乖巧的蹲下身子,

一手握住我的陰莖,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說道:「小雁知道錯了,阿哥罰我

吧。」那膩人的聲音猶如水中精靈,令我聽得欲火焚身,沈雁知趣的將我的堅挺

一口含進嘴里,吸吮的津津有味。

  我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龜頭的棱角被一條小蛇來回掃動,莖身被那纖細的

小手不停的套弄,我舒服的有點崩潰了,這丫頭的口交技術絕對是一流的。

  看著我下面已經腫漲的異常堅挺的沈雁,對著我吃吃的笑出聲,鮮紅的唇瓣

上挂著絲絲晶瑩的唾液,迷離的眼神挑逗的看著我。我已經不起挑逗,粗暴的一

把拉起這小妖精,將她按伏在洗涑台上,雙手扶穩她的細腰,對準她撅起的小屁

股下的蜜穴,狠狠的插入,那里很濕很濕,我插入的異常順暢。

  還沒等我開始抽動,這丫頭竟自己聳動著迷人的小屁股,吞吐著我粗漲的陰

莖。我享受著丫頭主動的同時,看著對面洗涑鏡台,鏡中少女雙頰紅潤,雙眼緊

閉,如云般的長發被剛才的熱水打濕,緊帖在削瘦的鎖骨上,兩只水蜜桃般大小

的椒乳微微上翹,兩顆細小的櫻桃隨著少女身體的聳動輕輕顫抖,鮮紅的兩唇微

微張開,從那里吐出膩人的呻吟:「阿……哥,用力,快點用力的懲罰小雁吧。」

  聽到她如此請求,我開始舞動我的髋部,配合著她的聳動,猛烈而粗暴的挺

動著。

  我雙手掰開她兩瓣雪臀,形狀完美的淺褐色菊蕾就這樣盡裸在我的眼底,隨

著我那沾滿蜜液的粗大陰莖來回挺動,那里竟也像有生命般的不停的收縮、綻放。

  如此美景,令我忍不住,將中指抹上些蜜液,移到她的菊蕾上輕輕揉動,令

我沒想到的時,中指才沒揉幾下,就被她的菊蕾口吸住,然后滋溜一聲,整個中

指劃進她肛菊中。

  隨著我中指的劃入,沈雁的呻吟開始變得高吭起來:「阿哥,我要,我要你

用大雞雞插我的后面,懲罰小雁吧。」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突然想起那晚和浩一起玩弄她雙洞的情景,很少有女孩

子願意肛交,從生理學角度來說,女人的肛門被插,完全沒有陰道來得舒服,有

女人願意肛交,更多的是出于心理上滿足男人的征服欲的需要。而對于男人來說,

肛交的刺激更多的來自于那里的緊湊度遠勝于陰道。

  我拔出濕淋淋的陰莖,雙手用力瓣開沈雁的兩臀,龜頭對準微張的菊蕾,腰

部用力一頂,在沈雁的嬌呼聲中,粗長的陰莖一寸一寸的擠進了她的菊花眼。

  「哦,好漲,好粗,好熱。阿哥,用力插我。」在沈雁淫蕩的叫聲中,我的

性欲空前的高漲,陰莖被她肛菊緊緊包裹的美妙感覺令我也不由的輕呼出聲:

「小雁的后面好緊啊。」

  沈雁扭轉雪白細長的脖子,轉過頭,我看到她角的淚花,我深情的吻住她的

嘴唇,舌頭和著津液在她嘴里不停的攪拌,雙手探到她胸前揉捏著她嬌小的椒乳,

陰莖開始在她的菊花眼中肆無忌憚。

  突然鏡出又出現一個可人的雪白身子,徐玲進來了。「霍霍,你們兩個大流

氓,竟然趁我睡覺又開始亂來了。」小丫著撅著性感的小嘴,表情俏皮的對著下

身連在一起的我們說道。

  正處在吭奮中的我,也不理會她,仿佛當她不存在般,繼續大抽大送。而此

時的徐玲,死死盯著我在沈雁肛菊中來回運動的陰莖,半晌才道:「阿哥?不對

啊,你好像插錯地方了。」

  然后她又看看沈雁緊咬嘴唇似乎很難受的樣子,姐妹情深的她立刻焦急道:

「阿哥,你真的插錯地方了,那里是便便的地方,快點拔出來。」

  一聽到徐玲要求我將陰莖拔出來,被插的意亂情迷的沈雁竟然肉緊的反手按

住我的臀部,小嘴更是急切的道:「不要拔出來,那里好舒服,阿哥,別聽小玲

的,快點,繼續插我。」

  沈雁迷離的淫語,聽得徐玲臉紅耳赤,啐道:「死小雁,人家是擔心你,便

便的地方怎麽可以插呢?不痛死才怪。」

  我聽著徐玲的啐罵,心里不由一樂,一把將赤裸的丫頭抱進懷里,在她耳邊

輕聲道:「便便的地方被插也舒服的,小玲要不要也讓阿哥插下。」小玲一聽,

條件反射的捂著自己的屁股,掙扎著想逃離我的懷抱:「我才不要呢,插那里一

定痛死了。」

  我一把抓住她豐滿的雙乳,不讓她掙脫,繼續對她說:「小玲你難道沒被人

家插過那里嗎?沒看到小雁很舒服嗎?要不要也讓哥哥插下試試?」

  聽我這樣說,徐玲雙眼怔怔的盯著那在肛菊中不停抽動的粗大陰莖,莖面上

布滿的白色半透明的汁液,而沈雁更是主動聳動著性感的小屁股。嘴里還呻吟著

說道:「小玲,阿哥插得我那里好舒服。哦,阿哥,快點,快點插。」

  我趁熱打鐵誘惑著徐玲:「小玲,你看,小雁她很舒服的,把你后面的第一

次給阿哥,好嗎?」

  徐玲小臉紅紅,兩只大眼睛疑惑的問道:「插屁屁也舒服嗎?阿哥要我的那

里,我當然要願意,不過下次好嗎?昨天被你搞得我下面火辣辣的還痛著呢。」

  我低頭看了下小妮子的下身,稀疏陰毛下面的小穴,經過昨晚上的荒唐,原

本花瓣緊閉的稚嫩小穴,現在已微微張開,而且還有些紅腫。我心痛的親了下徐

玲的小嘴,憐惜的說:「那下次哥再要你。現在幫我一起對付小雁吧。」

  已習慣三人胡天胡地的徐玲,一聽我這樣說,早已乖巧的蹲下身子,小手一

下按住沈雁濕得一塌糊塗的蜜穴,輕撫幾下后,無師自通的將兩根肉呼呼的手指

插進她的嫩穴中,隨著我在肛菊中抽動的陰莖,開始輕輕的攪拌,最后竟隔著一

層薄薄的膣肉,夾裹著我的陰莖。

  雙洞齊插,令處于高潮邊緣的沈雁開始顛狂,那令人癡醉的呻吟更是高吭入

云,僅僅幾分鍾,她就進入了高潮,陰道開始猛烈的抽搐,一下,兩十,整整十

幾下,那時緊時松的抽搐也傳送至了肛菊間,我的陰莖被兩層薄膜同時裹住,加

上那強烈的悸動,令我再也忍不住那如潮的快感,大幅距的抽動幾下后,我大叫

一聲,將今天晚的第三波精液射進了沈雁的菊肛深入。

                                      「全文完」




相关推荐: